网络主播须知:直播平台同主播资质浅谈

  • 作者:
  • 来源:
  • 时间:2017-01-18 15:11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重申广电总局的有关规定,即直播平台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未取得许可证的机构和个人不能从事直播业务。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相关规定,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开展直播服务。


  《通知》指出,根据《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关于发布〈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试行)〉的通告》,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一是通过互联网对重大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化、体育等活动、事件的实况进行视音频直播,应持有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且许可项目为第一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第五项;二是通过互联网对一般社会团体文化活动、体育赛事等组织活动的实况进行视音频直播,应持有《许可证》且许可项目为第二类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第七项。
       不符合上述条件的机构及个人,包括开设互联网直播间以个人网络演艺形式开展直播业务但不持有《许可证》的机构,均不得通过互联网开展上述所列活动、事件的视音频直播服务,也不得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直播间)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不得开办视听节目直播频道。未经批准,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开展业务。


     《通知》要求,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的单位应具备相应的技术、人员、管理条件,以及内容审核把关能力,确保播出安全与内容安全,在开展直播活动前应将相关信息报属地省级以上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备案。


     《通知》还对直播节目内容,相关弹幕发布,直播活动中涉及的主持人、嘉宾、直播对象等作出了具体要求,直播节目应坚持健康的格调品味,不得含有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所禁止的内容,并自觉抵制内容低俗、过度娱乐化、宣扬拜金主义和崇尚奢华等问题。


     《通知》要求省级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依法加强对辖区内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行为的管理。

  网络直播平台关于“持证上岗”的忧虑仍未散去。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审批事项服务指南》,新申请单位要求“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且注册资本需在1000万元以上。不过,对于已经获得《许可证》但没有对应许可项目的机构,进一步申请对应许可项目的难度相对较低。

  某游戏直播公司负责人说,“非国有控股的企业在2008年之前是可以办《许可证》的,但现在只有那些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才能办。新的创业型公司都没有这个证,也不可能有,因为都是2008年之后创立的,又都不是国有控股。现在有证的平台都是在2008年之前办的。”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直播行业人士分析,这条要求对大公司应该没有太大影响,但对中小公司以及走上创业路的公司而言,基本就是断了生路。

  查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发现,截至2016年5月31日,共有588家单位拿到了《许可证》,传统媒体占比过半,其他多是拥有多年视频网站经营经历,或是背靠强大资本方的互联网平台。

  综合各家直播网站底部备案公示和内部资料,可以看到,目前腾讯、优酷土豆、爱奇艺、乐视等综合性网络视频平台与旗下直播平台共用同一个《许可证》。后起的直播平台中,只有映客、战旗TV、虎牙等具备了《许可证》,而斗鱼、花椒、熊猫TV等多个直播平台未能查到其拥有《许可证》。

  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那些持证平台,也存在着共用《许可证》的现象。例如,映客与A8音乐网备注的视听许可证号相同,战旗TV用的是同属于其“老东家”浙报集团的浙江在线新闻网站有限公司的视听许可证,而虎牙直播、多玩游戏、YY Live都属于欢聚时代名下,三家共用同一张视听许可证。

  主流直播机构资质情况一览。来源:中金报告

  根据上述直播公司负责人介绍,“《许可证》可以通过收购的方式来获取。比如,去收购一家持证公司,买家就可以持有《许可证》,这是可行的。但是,收购之后这张证本身还是属于被收购公司,收购方需要把自己平台的业务装到这个被收购公司里去,这样才能做直播业务。否则,被收购的公司只是一个子公司,直播业务还在收购方的母公司里面。直播平台在母公司里,这样做还是不合规的,所以收购完了还要考虑业务整合的事情。”

  “之前,此类收购所花去的费用大概在2000万-2500万元左右,但这次通知重申之后,这个价格可能还会再涨。”该负责人透露,通过跟持证公司合作的方式,也可以视作是另外一种解决办法。但可能要面临分担直播平台的内容风险,有证的平台一般不会通过特别开放的方式来进行合作。对于特别大的平台来说,尽管收购的花费巨大,但比起要承担的风险,他们还是会考虑去收购。

  前述直播公司负责人还指出,“一家直播平台必须要同时拥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运营许可证》,以及ICP证这三张才算合规。上述的三张证缺一不可,否则都是非法经营。所以现在大多的直播平台都是走在非法经营的边缘,但也没有办法。”

  按照最新的《通知》精神,颁发《网络视听许可证》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会进一步执行直播平台的监管职责。国家广电新闻出版总局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相较于文化部的《网络文化运营许可证》,需要更多的条件和资质。

  易观智库互动娱乐行业研究中心分析师王传珍认为,直播服务的运营成本越来越高,商业模式同质化越来越严重,加上从此前文化部、公安部再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台的各种严厉监管、审查政策,直播行业正在加速“洗牌”。可以肯定的是,直播平台即将告别此前的野蛮厮杀竞争,在市场与政策激流中存活下来的直播平台,也会比原来更加专业化和规范化。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并非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有关部门对于直播行业的监管也不是无迹可寻。

  早在2008年,当时的广电总局就进行过三次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单位抽查,责令停止或警告处罚了一系列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今年7月,文化部出台《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并公布了对一批网络表演平台的查处结果,斗鱼等26个网络表演平台被查,16881名违规网络表演者被处理。

  随着直播行业的高速发展,直播平台打“擦边球”也是屡见不鲜,相关部门对此加大监管力度已是大势所趋。

  “后面的监管肯定会很严,办证的门槛也肯定会很高,这是一个趋势。”前述直播公司负责人表示,“现在因为有太多没有证的新公司,也包括一些规模比较大的。目前,行业还在等待如何办理《许可证》相关政策的出台。”